新萄京集团3522cc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首页 文艺天地 散文 正文

民国世界的临水照花人

作者:时间:2019-12-03

              18级汉语言文学  方祥秀


借用一位文人的话:岁月极美,在于它的必然流逝,春花、秋月、夏日、冬雪。在我看来,事物的珍贵就在于它的易逝,昙花因短暂花期使人惊叹它的美丽,很难得才能与久别的老友重聚使人更加珍惜相聚的时光,而因为难得一见的才情使民国作家张爱玲更被世人欣赏。

一直都很喜欢张爱玲,喜欢她这个人,喜欢她的作品,但却对她知之甚少,直到上学期读了她的《金锁记》后有了强烈想要了解她的念头,想知道她为何如此令人倾佩,现在我想走近这位民国世界的临水照花人。

提到张爱玲,便不得不提到她的显赫家世。她出身于一个书香门第之家,祖父是张佩纶,清末著名的‘‘清流派’’代表,满腹经纶,与当时的张之洞齐名。张爱玲还是前清中堂大人李鸿章的重外孙女,这使得她自小便能接受良好的教育,有比普通人更高的起跑线。她果然没辜负长辈的期望,自小便被认为是一个天才,三岁会背唐诗,十岁创作了她的处女《摩登红楼》,十七岁的时候,她写了人生中的第一部小说,更别提她后来在上海文坛大放异彩,在台湾文坛颇受喜爱了。她爱美,尤其喜爱华美的衣袍,她爱画画,将画画作为她的业余爱好。她不喜交际,性情冷淡,喜欢独居一隅,隐于闹市,但却在晚年时候不得不迫于生活的压力为赚取稿费而四处投稿。

张爱玲的童年及其不幸,他的父亲张廷重是一位晚清纨绔子弟,作为一位前清遗臣,他终日郁郁寡欢,不大关心张爱玲及其弟弟的学习生活。张爱玲的母亲黄逸梵是一位进步女青年,虽有三寸金莲但却游历国外,是一位典型的励志女子,不得不说母亲对孩子的影响是十分重大的,她开阔了张爱玲的眼界,让她看到一个女人的另一种不一样的活法。但在我看来,黄逸梵是一个很好的女人,但却不是一个好母亲,她并不经常陪伴在姐弟俩身边,过于注重追求自身的进步而疏于对子女的管教。不过当张爱玲离家出走后,母亲也给予了张爱玲一个安身之所,教她一些生活常识,并立志将女儿培养成一位淑女,这段时光或许是母女二人一生中最亲密的日子了吧。张爱玲生活中还出现了一位带给她亲人般温暖的人,那就是她的姑姑张茂渊,她和姑姑的相处模式更像是朋友,她们一起谈文学,嬉戏玩闹,两人虽说是亲人,但彼此的财务算的很清楚,她的姑姑是个很风趣的女人,也从事于一些文字工作,为无线电台播报新闻和社论。

张爱玲一生中与三个男人有过情感纠葛。首先不得不提的是胡兰成,她爱胡兰成,可谓是低到了尘埃里,两人的相遇十分美好,始于颜,终于才。第一次见面时两人足足谈了五个小时,从文学到宇宙,两人有说不完的话。当时的胡兰成尚有妻子,张爱玲不顾世俗眼光与胡兰成结婚了,两人结婚后也过了一段幸福美满的生活,胡兰成在外交际,张爱玲则居于家中。胡兰成为她挡掉了许多她不喜的应酬,但胡兰成在政治立场上尚不是个坚定的人,更何况是面对爱情,在胡兰成因汉奸身份而逃亡时就在路上与其他女子有着非正常的关系,当张爱玲穿越层层阻隔见到胡兰成时,却发现这样一件悲伤的事实,得知胡兰成不将自己视作最重要的人时,她毅然决然的寄去了一封绝交信,但却出于情谊,仍为胡兰成提供经济援助。第二个与张爱玲有些感情的男人是一个导演,名为桑弧,但张爱玲当时因胡兰成,在政治立场上受到质疑,桑弧与她维持着地下恋情,直到后来桑弧另娶他人,这段恋情才算拉上了一段帷幕。

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恨不生同时,日日同君好。张爱玲在最困顿时遇到了赖雅,一位德国移民后裔,他们相遇于麦克道威尔文艺营,当赖雅六十五岁时,张爱玲三十六岁,当时的张爱玲流亡海外,两人的生活都十分困顿,连最基本的生活是否有保障都是一个问题。张爱玲与赖雅之间没有轰轰烈烈的爱情,但却有平凡中的浪漫,两人一起生活时,赖雅为张爱玲烤面包,煮咖啡,当赖雅卧病在床时,张爱玲照顾赖雅的生活起居,为他煮饭煲汤,冷暖与共,陪他走完人生中的最后一段路程。

张爱玲人生中的挚友是炎樱,她是个漂亮,活泼可爱的女孩子,张爱玲则是沉静清冷的,两个性格完全不同人如一朵双生花,彼此衬托,愈加鲜艳。炎樱这个名字是张爱玲起的,她们在香港大学中相遇,两人是同学。炎樱是个极聪明的女孩子,张爱玲将她的话记录下来,编成了一篇妙趣横生的《炎樱语录》,其中有炎樱在花树下对张爱玲说的“每一个蝴蝶都是从前的一朵花的鬼魂,回来寻找她自己。”当她形容女人的头发黑时,她说“非常非常黑,那种黑是盲人的黑。”张爱玲上学期间与炎樱形影不离,相处的十分自由自在,炎樱定居日本后邀请张爱玲前去,张爱玲抛下一切,欣然前往,或许也就只有对自己全身心相信的人才能做到这样了吧!

正如一张照片上的那样,张爱玲对待生活始终仰起头,以一种高贵,优雅的姿态面对生活。她清冷、孤傲,充满神秘气息,在动荡的民国时代临水照花,展现着东方女子的魅力。



上一篇:年少锦时
下一篇:就慢一点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21©Chizhou University All rights reserved.
校址:安徽省池州市教育园区池州学院(247000) 联系电话(Tel): 0566-2748903(院办) 皖ICP备11012324号